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淫妻交换  »  
【乡村大凶器】【95-96】【待续】

本帖最后由 go2014 于 2017-11-6 21:23 编辑

  正文 正文 第九十五章 比较

  “啊”何静文眼珠子瞪的溜圆,被龙根这话吓了一跳。 你就是我的婆娘好粗俗的话,可咋那么暖人心呢!乌溜溜的黑眼圈眨啊眨的,泪水珠子扑簌扑簌的落了下来,“呜呜呜”的哭泣声弄的龙根一惊一乍。 “别,别哭啊。我也没欺负你来着啊…”! “呜呜呜”何静文哭得更大声了,“死小龙,臭小龙,你个大坏蛋,大混蛋,把人家都日了,还说没欺负我呜呜呜…”!

  龙根摊摊手一脸无奈,心里却说着,我是日了你,可你也不挺爽的嘛!这也没强。奸你啊。咋能怨我呢!“咋的,说你欺负我,还不乐意了啊”!何静文就跟小姑娘似得,缠着龙根胳膊一阵猛拽,撒起娇来,俏生生的,水汪汪的眼珠子,梨花带雨的脸蛋儿,还带着点点雨后的红润。可爱的不行。 瞅瞅裤裆那玩意儿就硬了起来伸手摸了摸白皙大奶,龙根坏坏笑道:“那个,那个,都欺负过了,干脆再日一炮,不然多冤啊,再说你不也挺爽吗!叫的哼哼哈嘿的,跟打仗似得…”。 “啊呸” 何静文翻了个白眼儿,拍掉龙根的手,心里却是无比甜蜜。 那就当他的婆娘吧,虽然话是粗了一些,乡下人没啥文化,倒也可以理解。可那股傻乎乎的劲儿,比那男人的虚伪好过千万倍。 都有两个月的身孕了,他们至少同居了三五个月了吧,三五个月自己才刚刚结婚,呵呵,那婚礼上照顾自己一辈子的誓言,现在想起来狗屁不如。

  “嗯哼…啊,轻,轻点儿,小龙…”胸前小点儿又被抓了起来,揉搓带捏的,何静文扭了扭身子,脸庞浮现一丝潮红。 龙根可管不了那多,都送上门儿来了,不日就是傻蛋怎么说来着。 对,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。白占白不占,占了也白占,管它来,再来日一炮再说。  “吧嗒吧嗒”  趴在白花花的身子上,两手各抓着一只香瓜大奶,使劲儿往拢一挤一压,啧啧啧,那道沟壑更深了两分。“滋溜”大嘴一张,对着大奶顶端如同粉红小眼睛的蓓蕾咬了去,滋溜滋溜的砸吧起来,一吸一咬。   “嘶,小龙,轻点儿啊,别,别咬…嘤咛…” “啊你们,你们……”。 正在动情处,沈丽娟回来了,小卖部关着门儿,以为小龙搁屋里睡觉呢,对,的确是在睡觉,还有一个女人陪着睡呢。 推门而入,两条哧溜溜的身子裹在一起,吧嗒吧嗒砸个不停。沈丽娟羞的一脸通红,嗖的一下跑进里屋去了。  “啊都怪你,小混蛋”何静文清醒过来,一把抓过被子盖在身上,瞪了龙根俩眼儿。 龙根无语,咋这么巧呢!表婶儿也是,修路就修路嘛,咋这么早就回家了。 表婶儿搁屋里待着,再日自己倒是无所谓,反正脸厚,何静文可就麻烦了,堂堂一乡长跟人这么鬼魂,咋见人呐! “何,何乡长你先休息一会儿,我跟表婶儿说说去…”穿上裤头,龙根说道。   男人,裤裆那玩意儿不单是用来日婆娘的,还得有担当啊。别伤了人家姑娘的心才好。   “别,小龙,还是我去吧。”何静文拦住了龙根,窸窸窣窣穿起了衣裳。  都让人瞧见了,那就当面锣对锣,鼓对鼓的谈清楚吧,以后还得见面呢,说开了反而好相处一些。  而有关于一个男人,两个女人的事情,还得女人过过心才成,一大老爷们儿说啥啊说,你别着急,我日了她再来日你,  “你去”

  “我去咋了行了,你别管了,还是去看店儿吧,我去说。”穿好衣裳,何静文提着龙根带回来的大王八进了厨房。 龙根摸了摸脑袋儿,出去守小卖部了。  出了小卖部才知道,天都快黑了,一瞅快七点半了都,难怪表婶儿回来了,看来刚才那一炮打的有点儿久啊。 “也不知道何静文咋跟表婶儿说的,应该没啥吧,表婶都知道的。嗯,估计就脸皮子上抹不过去。算了,等等看吧,实在不行晚上好好伺候伺候表婶儿,好好乐呵乐呵,应该就不生气了…”心里嘀嘀咕咕盘算了一阵儿,龙根倒也把顾虑抛到一边儿去。  有了何静文的帮忙,晚饭一会儿就做出来了,大王八炖玉米汤,鲜美的很,又炒了一个小尖椒炒肉,一份儿爆炒青菜,味道好的很,三人都吃了个肚大腰圆,尤其是何静文,从昨晚开始就没吃过饭,饿得很呢,吃了两大碗米饭,这才停下了手。 “你杂跟表婶儿说的,我咋瞧见表婶儿咋乐呵的很捏!”趁着沈丽娟进厨房,龙根低声问了一句。 这饭吃的龙根很是郁闷,两女笑呵呵的,互相夹菜,偏偏没人照料自己。往日那大王八肉一坨一坨的往自个儿碗里塞,今儿咋没人理会自己呢! “想知道啊,不告诉你哼”何静文凑了凑鼻子,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,说不出的调皮。

  龙根吃瘪,心里不甘,伸手准备掏向何静文裤裆的时候,沈丽娟从里面出来了。柳眉倒竖冷眼瞪了龙根两眼。冷声道: “臭小子,信不信老娘把手给你剁了”。 “呃”龙根吓了一跳,连忙缩回了手。一脸错愕的盯着沈丽娟。这些年来表婶儿从来没对自己说过半句重话,今儿是咋的了摸了一下腿就要剁手,这也太严重了吧。 “想日婆娘是不!”沈丽娟放下碗,美眸一转,一抹诡异的笑挂在脸上。媚眼儿一眨,说不出的骚魅。龙根没有说话,看看沈丽娟又瞧瞧一旁的何静文,心里一点儿谱也没有,这是唱的哪出啊!这小心脏吓的扑通的跳,转眼咋又这么温柔了呢!  “表,表婶儿,那个,那个先吃饭啊……”龙根没敢多说啥,端着碗就要扒饭。  沈丽娟眼疾手快,把筷子夺了过去。  “这哪儿行啊,你那么想日,那就来日呗,反正这有两个婆娘,你来日呗。来,别吃饭了,走,咱们去炕上日…”拽着龙根就往炕上拉,沈丽娟冲何静文眨了眨眼睛。何静文会意,跟了上去,两女拖拽着龙根上了炕,一左一右将龙根堵在中间。 次奥这啥节奏心里暗骂了一句,抬头瞅了瞅二女,心里有些不得劲儿,这,这不是表婶儿的作风啊。啥时候这么主动了。  事出反常必有妖啊,肯定有阴谋。 “别,别表婶儿,不日了,不日了。日多了对身体不好。”龙根讪讪笑了笑,在二女面前装傻可没啥用。还不如早点儿求饶。  白皙小手滑向结实的胸膛,解开汗衫的纽扣,小手来回摩擦揉捏,悠悠的热气吐在上面,居然有了反应。 “小龙,来嘛,今晚我跟静文两个人伺候你哦,来啊…,不能不日呀,我们两大美女陪你日,”沈丽娟慢慢解开了衣裳,两颗白皙大奶跳将出来,端的是壮观威武。滑腻腻的跟豆腐似得,两颗小点儿,宛若雪人上的红萝卜。“来,摸一下,你不是很喜欢吃婶婶的奶吗?怎么不敢了,”随手抓起龙根的手,往自己胸口按上去。 龙根傻眼了,虽说跟表婶儿也经常日,可表婶儿含蓄的很,顶多在潮来的时候欢呼两声,这种主动求日可是第一次呢! “对,小龙,来嘛。”何静文水汪汪的眼珠子两转,说不出的魅惑,伸手解开了纽扣,小白衬衫里,两颗滑了出来,颤颤巍巍,如同雪山一般。 “来,你喜欢日,就让你日个够,今晚我跟丽娟姐要好好伺候伺候你。”下手猛的抓向裤裆那根儿铁棒子,挑衅道:“你可别说你的大棒子不行了哦…哈哈。”!  究竟是不是圈套呢!龙根皱了皱眉头,思考着日与不日,是陷阱,还是真的两女一起来伺候自己呢! “妈的,管那多干啥玩意儿!大棒子掏出来就捅,奶奶的,小爷还不行了,还有这两个骚婆娘,让她们在我的大棒子臣服。!”打定主意,龙根心里有了计较。  “你们都想日是吧!成,衣服脱了,趴床上,屁股蹲儿撅起来,把洞留出来,老子挨个挨个的捅,捅的你们跪地求饶,看你们以后还敢不敢嘚瑟,” 窸窸窣窣几声响,二女爬上了床,倒也没那么听话,趴在床上露着小洞等着大棒子往里捅,不过姿态甚是撩人。 二女肌肤均洁白如雪,滑腻的跟婴儿肌肤似得,微微斜靠在一起,两腿自然而然夹紧了一些,四颗大香瓜掉在一起,好不壮观。“嗯,你们俩把托起来,看看谁的大,谁的大我就先吃谁的。小爷先喝口王八汤补一补!”摁了摁裤裆那玩意儿,龙根又喝了一碗王八汤。回头一瞧,乐了。 看来这俩婆娘是真打算齐上阵让自己乐呵乐呵,二女各自托着自己胸前的高耸,跟对方的并在一起,一目了然。 尺寸都差不多,不过小点儿上就出了差别,何静文因为年轻,香瓜小点儿跟粉嫩一些,那圈乳晕也偏于红色;而沈丽娟则要差了一些,乳晕偏暗红,奶头也黑了几分。  “嗯,差不多呢,该先日谁呢”龙根摸了摸脑袋儿,掏出了黢黑的大棒子。故作沉思状。 “对了,要不你们比比,比比屁股墩儿谁大,那地方水的水多,我就日先日谁,成不不然不公平啊……”。

  正文 正文 第九十六章 一枪扫俩洞

  “呸”,“小混蛋”,何静文低声骂了一句,脸蛋儿浮现一抹迷人的醉红,傲人的胸脯颤了颤,紧夹的大腿根部,几根儿卷曲的毛发甚是调皮。让人忍不住想要拨开杂草,瞧瞧里面的风景。 “臭小子,给你日就算不错了,还这个那个的,要日不日,不日就算了。”沈丽娟黑了脸,瞪了龙根两眼儿。 臭小子心里想啥呢,日就日呗,还那么多要求干啥明知道表婶儿都快人老珠黄了,还非得让自己给人比,啥意思啊! “对,不日拉倒哼!”何静文接过话茬,“不日咱们就找别的男人去了,还真以为咱们没人要了是吧!估计啊,你那求玩意儿也不能用了,不然咋不敢日,呢哼”! “啥老子这玩意儿不能用了!” 被俩婆娘怀疑,龙根暴脾气上来了,奶奶的,不拿出真枪实弹来,只怕还真让这俩婆娘笑话了。得了,喝了王八汤,要不把这俩婆娘美美日一顿,只怕招来笑话。 对,干通宵“嘶”的一声,扯掉裤头,真真的金箍棒露了出来。跟大黑蛇似得,点着脑袋冲着人示威一样。俩女瞅的清楚,相互看了眼,眼里抹过一丝震惊之色。尤其是何静文,总感觉大棒子像又粗了一点儿,下午日的时候还不怎么大,怎么这会儿更粗了呢!“小样儿,敢挑战龙爷爷大棒子,看我不捅烂你们这两骚婆娘,”龙根大吼一声,汗衫甩到一边儿,冲了过去。“来吧,日通宵!”, “啊”,“啊!不要啊!” 二女同时尖叫,颇有默契往旁边儿一闪,躲了过去。不过,还是龙根厉害,左右两只手各抓了一只白皙大奶,使劲儿一捏。“嗯哼……嘶,臭小子能轻点儿不…啊…”沈丽娟痛叫一声。 何静文也不好受,这一抓下去,顿时起了几个红印。 “小样儿,让你们尝尝爷爷的挤奶龙爪手,”得意一笑,大手再用力,二女同时叫了起来,嘤嘤呜呜好不动听。  抓捏掐都用上,看你们还敢不敢嚣张。“哼” “嘶,疼,疼,小龙,别,别揉了,疼…啊…”何静文皱着眉头,求饶不断,掀起一阵之声,仔细一琢磨,声音里却带着一丝舒爽。  “别,别小龙,你,你先日丽娟姐吧,我遭不住了。哎哟,别,别搓了,疼,疼…”!何静文求饶不断。关键时刻掉链子了, 龙根乐得嘿嘿直笑,小样儿就这两下就遭不住了,接下来还受得了啊!呵呵,听到何静文这么说,沈丽娟说道, “何,何乡长,你你,你咋这样呢!咱们不是说好了,要一起上的吗?你…嘶,哎哟,小龙,轻,轻点儿。疼,疼啊…哎哟,我的祖宗捏,你咋还咬上了啊,那奶奶玩意儿能用牙齿咬吗?”沈丽娟急的一头冷汗。  胸前小点儿传来阵阵舒爽,疼并且快乐着,身子在不经意间慢慢热腾起来,小腹内邪火翻腾,跟要造反似得。  “小龙,你你还是日何乡长吧,她,她官儿大…”沈丽娟紧闭着眼睛,感受着身体传来的痛痒之感,忍不住道。  “不,不小龙,你,你还是先日丽娟儿姐吧,她年纪大,应该她先来…嘶,啊啊啊别,别抠下面啊,出水儿了,啊啊啊…水来了,小祖宗,你你,你咋还捅上了呢…啊…”

  何静文颤抖着白皙大香瓜,雪白的身躯颤抖起来,一层一层的白色肉浪掀起,冲击着视觉,大腿处一捧白色热流喷溅而出,撒了一床身子骤然一软,瘫了下去。 “啧啧,胆子不小啊,表婶儿,联合何乡长算计我呢。这么欠日,我就先日你吧…吧嗒…嘶溜”,  话音刚落,龙根一把抱起沈丽娟平放在床上,抓奶龙爪手一出,提着大奶往拢一靠,瞬间一道深深的沟壑露了出来。 “滋溜”血盆大口一张咬了上去。 “啊…”一声轻忽,沈丽娟紧紧闭上了眼眸,舔舐着干涸的嘴唇,隐隐觉得一股水柱从下面流了出来,热乎乎的粘稠汁液。 深山再次传来一阵麻痒,温度骤然上升,热到估摸小缝里塞个鸡蛋都能烫熟似得。玉手紧紧搂着肩膀,酥麻的感觉刺激着荷尔蒙,指甲深深的嵌入其中。 “吧嗒吧嗒” “啪啪啪”,上下其手,双管齐下,一手抓着,使劲儿搓揉,下面一手沾了些水玩弄着木耳片,木耳片轻轻一捏,娇躯一震猛地捅入其中,那种美妙仿佛时间倒流似得。 “嘶,啊…小龙,来了,来了,”接着又是一股暖流流了出来,  “别,小龙,快,快,表婶儿要,表婶儿要大棒子…啊…嘶”!逐渐攀入高峰,沈丽娟再也忍不住,等不来大棒子,居然自己抠弄了起来。洁白小手一次又一次的捅了进去,好像钻石油的钻头似得,一次又一次,永不停歇,“啊啊啊…” 龙根扶着大棒子,在洞口磨了磨。低吼一声,大肉棒子朝着沈丽娟的小骚洞狠狠的扎了进去。 “啪啪啪”“砰”~~~  “啪啪啪”“砰”~~~ 完全遵循着三浅一深的真理,大手紧扣着大腿根子,目送大棒子如擎天之柱耸进小溪里,摸出点点白嫩的豆浆。  寡妇咋的了,寡妇下面就不紧致了表婶儿虽然嫁过人,可下面嫩的很,跟豆腐似得,还带着点点粉嫩呢。两片饺子皮一夹,紧紧贴着大棒子,紧实饱满。  “表婶儿,小龙来咯,你可要防守好哦,别让我攻破了防线,日决堤似得趟水儿哦…” 话音刚落,龙根扭动着屁股,前前后后忒难起来,好一个人肉打桩机,一次一次的扎向小溪深处,搅腾起一阵热流。 “啪啪啪” “啪啪啪”, “啊~啊~啊~”沈丽娟红着眼睛,疯狂摇摆着细腰,企图摆脱两只大手,胸前两颗白花花的大馒头快速闪动,跳跃起来。 “小龙,快,快停下来,不,不行了…啊…不,不行了,我要到,到了啊……”, “滋滋滋”,这时候的小龙才不管丽娟婶婶的叫唤,大肉棒子使劲的往沈丽娟的小骚洞里面捅,就想把小骚洞捅烂了,“小龙,婶婶遭不住了,快快停下来,好舒服,婶婶要飞…飞了,飞…飞上天了,婶婶到…到了。”  话没说话,却看见小缝儿贴合着大棒子边缘,涌出阵阵滚烫的白浆,再看沈丽娟,累的不行,躺在床上跟一滩白花花的面粉儿似得。 “来,该你了,”龙根朝着何静文说道,也 顾不得何静文惊愕的双眼,拽过来,扛着大腿,腰背一挺,朝着何静文的小骚洞就刺了进去,何静文吃痛,叫了一声。 “嘶,轻,轻点儿,别,别捅那么深,轻,轻点儿啊,还没水呢…啊啊嘶…”。何静文皱了皱眉头。 “没水好办,”龙根接着“呸”吐了口水儿在手上,这才抹在了大棒子上,顿时舒服了一些。这时的龙根宛若一头凶残的野兽,根本不给你缓冲的余地,大棒子一次一次的深深捅入,一直顶到花蕊深处才抽了回来。  巨大的棒子撑着小溪,跟活塞运动似得,一抽一送发出巨大的声响。 “啪啪啪” “砰砰砰”, “呜呜,嘤咛…小,小龙,慢,慢点儿,慢点儿啊,我,我下面还疼,哎呀嘶”何静文叫了两声儿。见龙根没反应,根本停不下来的打桩机一样,一门儿心思的磨豆浆。 经过小龙深入浅出的摩擦,何静文的小骚洞的淫水就像小溪里的河水一样,不断的冒出,把两个人的阴毛都溅得油光发亮, “嗯哼,小龙,使劲呀,我要来了,快快,顶进来,”接着一股浓烈的阴精喷了出来,浇在小龙根的脑袋上,很是舒服。 两尊肉体时不时传出“啪啪啪”的肉体撞击声,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桌上的王八蛋早已没了热气儿,不过,龙根裤裆那根儿大阴茎,大肉棒厉害的紧,滚烫无比,还在使劲儿摩擦着何静文的小骚洞。何静文躺在身上求饶不断,娇喘连连,不知是累的,还是爽的,脸红脖子粗,就差没断气儿了,胸前两耸高山在疯狂的冲击下,画了一个圆圈儿,肉浪在圆圈里疯狂甩动起来。  “嘶,啊…丽娟姐,丽娟姐,救救,救救我,我,我不行了啊…嘶……啊……”  “砰砰砰”  巨大声响而起,龙根红着眼睛进入了最后的冲刺,大棒子宛若神兵利器一般,发起了对敌人最后的猛烈攻击 , “啪啪啪” “啊啊啊” “嘶…啊…小龙,轻点,我…我遭不住了,快快停下。我又要来了。”  暴雨过后,冲击的雷鸣声终于停了下来,房间内三具赤条条的身子搂在一起,喘着气儿休息。床上一片狼藉,湿了好大的两块儿,白色液体还没消散,还散发着一股骚味儿。 龙根捏了捏两颗香瓜,拿捏着小蓓蕾,轻轻一捏。  “嗯哼…”  “别整了,疼呢…”

  “嘿嘿,下次还敢算计老子不,来来,再来日一炮”坏笑两声,暗自运劲给二弟,却见大棒子再次从裤裆间耸立起来,直顶云端不无得意道:“咋啦,你们俩就这么点儿能耐,就不行了”。  沈丽娟脸红,何静文不语。“还以为你们俩多厉害呢,原来只是光说不练的假把式,这才哪儿到哪儿啊才日了两个钟头呢,来,起来,喝口王八汤接着日说好了日通宵呢!” “别,别,小龙,我我不行了,我要休息了…痛呢,要日,你日丽娟姐吧,我我遭不住了…”何静文求饶道,蜷缩着身子,两腿紧闭。屁股墩儿露了出来。 “啪”  一巴掌扇了过去,屁股墩儿一颤,掀起一阵肉浪。  “就这点儿能耐”  “不,不日了,今晚不行了,明天吧,明天给你日…”何静文连连摆手,一脸惊惧。 这小子什么玩意儿,咋那么厉害日了,两个多钟头了,还这么强悍,再日下去,自己怕是得精尽人亡了。今晚一炮流的水儿,比这几年流得都多,都快流干了。“何乡长,你你咋这样呢!咋不能日你呢!”沈丽娟不乐意了,拧着眉头一脸不快,“小龙,去日何乡长,她年纪小,需求量大,也比表婶儿嫩。” “我…”何静文没说出来。龙根坏坏一笑,两条白花花身子往身边一拢,按趴在地上,两条黑黢黢的屁股缝儿正对着自己,小溪口依稀可见。撸了撸棒子,准备掀起第二轮进攻。  “今晚,就两个洞换着日吧…”    “滋溜”   “啊…”  炕上又传出两女的阵阵呻吟声和肉体的撞击声,通宵,一战到天亮。

  字数:5625

      【未完待续】


百站百胜: